上小一前该学会好多事?家庭医师:孩子有自己的成长速度,不要急

2020-06-14 作者: 围观:950 54 评论
「孩子要上小学了!」在过去,这是一件大人欢欣,小孩懵懂的人生小事。因为对大人而言,上小学,代表孩子的日常起居,脱离需要大人协助的阶段,也就是卸下一部分重担的时刻了;对孩子则是好像不再有点心时间,不能一直玩溜滑梯、荡鞦韆,要迎接比较不好玩的另一种上学。

上小一前该学会好多事?家庭医师:孩子有自己的成长速度,不要急

我还记得快六岁的我要上小学之前,内心偷藏着小小压力,大人并不知晓的。当时的我最大的担忧,竟是-担心老师讲的话,我会听不懂!现在的孩子一定匪夷所思,但是在那个时代,我们都是讲台语长大的孩子,听说上小学,不能讲台语,老师都讲国语,所以,赶紧跟哥哥姊姊学讲国语是第一要务。

然后是学会自己绑鞋带。那绕过来又绕过去的蝴蝶结,确实让我吃足了苦头,怎幺绕就是绕不出来。我拼命练习了好久,因为上小学不会再有人帮你做这种事情了。还有剪指甲。因为每个星期一,老师都会检查手指甲,如何剪指甲才不会剪到指甲肉,然后指甲也能剪整齐?这真是困难重重,先是姐姐帮我剪,再一步一步教我怎幺摆动那个小巧的指甲剪,才能不留下一片血迹,全身而退。另外还要检查卫生纸和手帕是否带齐了?对生活一向不居小节邋遢成性的我,这些都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考验。

当然,也是执铅笔的开始,是的,在那个对现在的孩子而言如「蛮荒」的年代,我们是到幼稚园下学期,也就是上小学之前的最后半年,才开始拿笔练习写字,在这之前,我们的小手只拿过蜡笔,我们的笔只画图。写字,我们也不学ㄅㄆㄇㄈ,我们先学写阿拉伯数字123,我犹记得写到3的时候,因为这个外型像耳朵的字,要开往哪一边,困扰了好一阵子。现在的孩子铁定要嘲笑我们傻了,快要小学一年级了,才开始写阿拉伯数字,也够笨拙了!连注音符号都不会,更遑论国字!

我们有写国字的,那时最重大的学习是-要会写自己的名字!每一位小朋友上小学之前,被要求会写的国字,就只有这几个字,就是你的名字。我记得我的名字「燕」,笔划虽然多,倒还写得开心,因为那是一个对称的字型,像画图,写到最后那四点,笔飞啊飞,充满画画的趣味。

幼稚园要毕业之前,也有测验。那测验不是安静坐在教室里,埋头写测验卷,而是在游戏场。记得要跑来跑去,跳来跳去,现在回想起来,应该是体能与发展测验。印象最深刻的是,在气喘咻咻跑完之后,最后一站是到老师面前从一数到一百。这是幼稚园教育里,唯一的智能检测:口说从一数到一百。

现在的孩子,要是知道我们当年上小学之前,只需要懂这些事情即可,一定羡慕到恨不得搭时光飞梭回到我们的「蛮荒年代」。

反观现在的孩子,上小学之前,必须学会什幺?

几乎大部分的孩子都已经会所有的注音符号,甚至已经会拼音,更「揠苗助长」的,已经会写不少国字;阿拉伯数字,不只会写,许多孩子已经会基本的加减法;会ABC不稀罕,THANK YOU、BOOK、APPLE、DOCTOR….朗朗上口的,不知好几;孩子们对于考试测验与分数名次,一点也不陌生,不像当年的我,刚上小学,对于上学有月考日,简直欢迎到恨不得天天月考,因为月考那一天,我只贪恋老师终于不会再一直讲话,讲到我屁股坐不住了,她还一直讲个不停!「上小学有几个奇怪的日子,那几天老师都不太讲话,只会发几张纸让你写,你随便写一写,交给老师,然后就可以回家玩耍了!」这是当年傻不隆咚的我,以为的月考好日子。

我经常思考:当年幼小的我们,知能明显落后于现在的孩子。我们到小学才学注音符号,才练习写国字,才开始学习算术,小学三年级才学九九乘法表,上国中才初次接触英语。在二十年后,进入社会拓展我们的人生时,我们的能力因此比起现在的年轻人明显差一大截吗?四、五岁会注音符号和六岁才会注音符号;五岁会写国字和七岁才开始写国字;五岁会ABC和八岁会ABC;五岁会计较分数名次和十岁才认识分数名次。。。的差别是什幺?对智能学习的影响是什幺?对未来人生的影响又是什幺?

至于,有专家认为上小学前,必须有生活自理的能力、控制慾望的能力、主动阅读的能力、解决问题的能力等等,仍要视孩子的年纪与个人特质差异,才适于做什幺样的期待吧!例如要求自己洗澡洗头,像我这种手脚笨拙的孩子,是到小学三年级才会的;从小到现在,我一放学下班回到家,一定先吃零食、看电视、上网,做我自己爱做的事,因为上学、上班了一整天,好疲累,好不容易回到家,是一天里最美妙放鬆的时刻,其他的要事,就等我休闲够了再说吧!

爸爸妈妈,请放轻鬆养小孩,孩子终会有他的成长速度,不要急,也急不来。

作者简介上小一前该学会好多事?家庭医师:孩子有自己的成长速度,不要急

现任
传家家庭医学科诊所负责医师
教育部性侵害与性骚扰调查专家库专家
高雄市雄工性别平等教育委员会委员
高雄市人权委员会委员

经历
高雄医学院家庭医学科主治医师
成立「还孩子做自己行动联盟」
成立全国第一个「妇女友善医疗伦理委员会」
行政院妇女权益促进委员会委员
内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
高雄县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 
高雄市妇女新知协会理事长